主页 > 申博国际 >沙特记者被虐杀案背后,至少有三场政治混战

沙特记者被虐杀案背后,至少有三场政治混战

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杀一案可谓惨绝人寰!

案发现场录音显示,卡舒吉是在沙特驻土耳其使馆内被活体肢解,凌迟活剐至少七分钟后才死去。在被肢解过程中,他发出凄厉哀号,在被注射药物后哀号声才渐渐停息。

媒体进一步挖出的消息还显示,卡舒吉就是在总领事办公室内一间书房的桌子上,被一刀一刀肢解切割。

涉嫌杀害他的凶犯是15名沙特特工,他们中至少有4位是沙特王储萨拉曼的侍卫。动刀者则是沙国内政部和医疗机构担任资深职务的法医。

这些特工受命于谁,以及有多嚣张、冷酷,还有另外两个细节侧证:

一个是当总领事要求他们出去杀人,说这会给他带来麻烦时,这些特工威胁他说“如果想活着回沙特最好闭嘴”。

另一个是动刀肢解的凶嫌,居然一边活体肢解一边轻松地给同伴说“我做这工作时都会听音乐,你们也应该这样做。”

因为卡舒吉一直对沙特王室持批评态度,加之其生前又服务于美国媒体,而且该案发生在沙特驻土耳其使馆内,手段如此血腥暴力,所以被曝光后立刻震惊世界。

沙特王室、土耳其、美国等,因此都搅进了惨案旋涡,至少出现了三场政治混战。

第一场混战发生在两个当事人——被杀的卡舒吉和沙特王储萨拉曼——之间。

沙特王储萨勒曼被认为是中东最有权势的人。自2017年6月被立为王储以来,这位被老国王充分授权并着力培养的“80后”接班人,就一直在打造一个进步的改革家形象。

在经济上,萨勒曼掌权后开启了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提出了“愿景2030”经济计划,誓言重建沙特经济体系,摆脱对石油的过度依赖。

在政治上,推出了一系列政治改革确保未来,比如,解除女性驾驶的禁令,减轻对社会的控制,在伊斯兰教法上也采取更开放和宽容的解释等,意图将沙特变成现代化国家。

但与此同时,萨拉曼血腥暴戾及滥用国家暴力的一面,在他掌权的过程中也暴露无疑。

为建立在沙特的政治权威,萨勒曼以反腐之名,拘禁数百名名沙特政商界人物,包括很多王室近亲成员。

对于国内批评、质疑他的声音,他也不择手段严厉打击,威胁逮捕任何敢质疑他的人,从而消除了沙特内部所有对他的批评声音。

卡舒吉就是这样,站到了他的对立面。

卡舒吉曾在2017年一次CBSN的采访中,公开批评萨勒曼的政策,称他在外交政策中的行为是“冲动的”。

他认为萨勒曼连续遭遇外交失败,比如入侵也门受挫,联合其他国家围攻卡塔尔,以及之前试图推翻叙利亚政府等。

如果卡舒吉是个一般的记者,可能被抓进监狱杀掉也无人关注,恰恰他这个人又很有背景。卡舒吉在沙特也出身名门望族,从1985年从美国大学毕业回国后,就担任沙特《祖国报》记者。

因为卡舒吉是一个很有社会能量的人,他曾被沙特王室看中,被沙特情报部长费萨尔亲王招为助手,后来还出任过巴林“阿拉伯电视台”的台长。

2017年,意识到的危险的卡舒吉又自我放逐,拿了到美国的杰出人才签证,给美国报纸写评论文章,不断批评沙特王室特别是萨勒曼。他死前最后一篇文章,还在批评沙特不断收紧的言论空间问题。

对这样一个处处和自己做对的有影响的人,即崇尚国家暴力又缺乏权力制约、一心想在沙特建立权威的萨勒曼王储,怎幺可能容忍?

第二场混战,发生在沙特和土耳其之间。

沙特和土耳其都是逊尼派,在教派气息厚重的中东,按说这两个国家应该不会有太大矛盾。

但可惜,一山不容二虎,从历史上开始,这两个中东大国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奥斯曼帝国之前也曾与沙特国王发生冲突,许多沙特领导人在伊斯坦布尔被处决或在战争中丧生。

根据2013年皮尤全球民意调查显示,土耳其是所有穆斯林国家中对沙特持最消极态度的国家,53%表示不利观点。

在海湾战争萨达姆政权被消灭后,伊拉克陷入混乱,使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看到了独立建国的希望。在美国和沙特等国家的帮助下,库尔德人开始武装自己。如果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独立,土耳其南部一定不得安宁。对此,土耳其一直对沙特耿耿于怀。

这种情况,在美国、俄罗斯介入后更是对立加剧。这些年,在土耳其和俄罗斯的关系改善后,普京和埃尔多安好到穿一条裤子,而美国则是沙特背后最重要的支持力量。美、俄在的地缘争夺,更加剧了沙特和土耳其的矛盾。

在2016年土耳其的军方政变中,土耳其不仅将事先得到情报却坐观其成的美国骂得狗血淋头,还指控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企图推翻埃尔多安和土耳其政府。

2017年卡塔尔外交危机,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之间关系再度面临问题,土耳其支持卡塔尔对沙特阿拉伯进行的外交争端。

作为回应,沙特阿拉伯威胁要对土耳其实施制裁,并与阿联酋就遏制“土耳其扩张主义政策”问题进行了讨论。反过来,埃尔多安指责沙特阿拉伯是非伊斯兰教和异教徒。

因为土耳其和沙特的糟糕关系,沙特特工跑到他们位于土耳其的总领馆内杀人,而且用如此残暴的手段,土耳其怎幺可能不由此大做文章?

在这个送上门的机会面前,土耳其如果不使劲搞一把沙特,不离间美国特朗普政府和沙特的关系,埃尔多安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所以,针对沙特的否认和特朗普政府的回应,手中证据在握的土耳其一点一点给媒体喂消息,不断将事件炒大。

土耳其说拿到的录音证据来自卡舒吉的苹果手表,但大部分人都怀疑这些消息更可能来源于土耳其对沙特领馆的监听。

第三场混战发生在特朗普政府和美国的自由派及民主党之间。

我们知道,特朗普在美国代表的是共和党和保守派力量,在这一派力量对面是美国的民主党和自由派。

两党驴象之争从未停止,正如火如荼进行的中期选举更是加剧了双方对立,两党都在拼命抓对方短处。

从特朗普代表的立场讲,这位奉行“美国优先”,也不再将“自.由.民.主.人.权”挂在嘴上的保守派商人总统,更看重沙特在中东对美国的地缘价值,以及沙特豪放的购买能力。

特朗普上任伊始到中东访问,萨拉曼王储就送给了特朗普一个创造了人类历史记录的礼包,4000亿美元的商业订单和1100美元的军火订单。

对商人出身、美国优先、在当时又内外交困的特朗普来说,这绝对属于“雪中送炭”。

另外,特朗普的儿子、女婿,都是精明的生意人,和萨拉曼王储保持着很好的私人关系。

所以,特朗普在卡舒吉案爆发初期,一直在回避这个事情,找各种理由,避免指责沙特。

但另一方面,就算特朗普不讲自.由人.权,民主党和自由派也要和他讲,尤其是中期选举的敏感时刻,一定会大讲特讲。

更重要的是,卡舒吉是在给美国媒体工作,出了这样恶劣的事情,身为总统,就算是做样子,特朗普也必须做。

所以,在沙特纸里包不住火后,特朗普也开始一百个不情愿地表明态度,说现在看来好像卡舒吉确实是死了,如果这是真的,会非常非常严重等等。

而与此同时,他的国务卿蓬佩奥,也紧急飞到土耳其和埃尔多安密谋,双方要谈什幺交易,应该不难推测。

照这样的势头,要不了多久,这桩血案在美、土、沙的勾结下不了了之,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不过,影响这幺严重、性质这幺恶劣的案子,总得找个办法收尾。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时候,“小王子”萨拉曼又出手了!

因为萨拉曼有金钟罩护体,“刑不上王储”,替死鬼一定要及时到位。

这15名特工中的阿尔博斯塔尼,据称已在沙特一起可疑的交通事故中死亡。沙特检察机关也逮捕了18名人犯。

《纽约时报》18日发文援引三名知情人士说法称,沙特考虑指责一名靠近萨勒曼的最高级情报官员,将杀害卡舒吉的责任推到其头上。

而最新报道指出,责任人的名字已经被披露出来,是王储的高级顾问艾哈迈德•阿西里,沙特少将,总情报局副局长。

阿西里既位高权重,靠近王储,又拥有相当大权力招募下属完成任务。

因此谴责阿西里可以为这次曝光的沙特恶劣杀人事件提供一个合理解释,并帮助转移王储萨勒曼的责任,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专制独裁的王权大抵如此黑暗,国际政治的现实也如此肮脏!这无疑是人类社会的耻辱!

更多讨论,可持续关注“杭子牙”的多维新闻专栏,或搜索添加微信公众号“杭子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