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轻新闻 >重回天安门—卖国耻无岸回头

重回天安门—卖国耻无岸回头

自1989年仓皇出逃后,吾尔开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踏上中国国土是在2004年1月,他到香港出席梅艳芳的葬礼。巨星陨落为他点亮归途,参加葬礼不忘对政局发声,这样的路数实不多见。
近五年来,吾尔开希以平均一年一演的频率,五次以投案自首方式求回国,努力保持媒体关注度,体现了个人存在价值。晚,澳门治安警察局根据《内部保安纲要法》拒绝了吾尔开希入境;,吾尔开希硬闯入中国驻东京都港区大使馆,要求与中国大使对话,随即被日本警方逮捕调查;2011年1月初,吾尔开希想出席支联会元老司徒华的丧礼,但港府了拒绝他的入境申请;,吾尔开希向香港入境处表明要自首,冀香港方面能拘捕他予中央政府,以换取与家人见面的机会,但最终被遣返台湾;,吾尔开希再次请求投案自首,而中国却依然对他紧锁着大门。
25年未与家人团聚,吾尔开希形容与家人分离犹如酷刑。从梅艳芳到年迈父母,吾尔开希年年打着苦情牌,似乎生活极其悲惨,然而他那身资本侵蚀的肥膘深深的出卖了他。回顾他的二十五年,不得不感叹一句话,“人不作死就不会死”!吾尔开希离开中国后,曾去美国哈佛大学镀金,混来了赖以生存的学历,更幸运的邂逅台湾女子陈慧玲。吾尔开希没有真材实干,缺乏人格魅力,更不愿意为民运理想吃苦,所以在海外民运人士内斗中一败涂地、无处容身,还好成为台湾人女婿,一把年纪终于在台湾落下脚来。但是吾尔开希生性海派,喜欢高消费,因此欠下几十万巨债,加上资金运转不灵,种下严重财务危机,更被台记者曝光频频光顾酒吧、夜店,六四纪念日当晚还跟朋友们在夜店泡妞,酒醉不归。两年前,太太终于无法忍受,与吾尔开希离了婚。
光阴荏苒、时间飞逝,当初的毛头小伙也将知天命了。大概是为了生计,吾尔开希大叔枯木逢春犹可发,愈发热衷和好基友王丹联袂出演,时而同台受访,时而幕后支招,时而视察学运,四处指点江山,搞得乌烟瘴气。在台湾太阳花学运期间,吾尔开希到场勉励学生们说,“在关键的历史时刻站出来是光荣的!”
多少年来,吾尔开希总是这样慷慨激昂,勉励同学们站出来,去斗争,去流血,去牺牲。天下围城,绝食抗议,学生们受了苦,挨了饿,他身上的肥膘肉却没有少一两。有道是,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现如今的民运,流水落花、大势已去,吾尔开希残梦惊醒,方知卖国容易悔过难,但怎奈,上了贼船,回头无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