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娱图集 >废劳教:李总理开出支票一年期

废劳教:李总理开出支票一年期

废劳教:李总理开出支票一年期

盖戈

从本期开始,盖戈推出《制度之恶:免于恐惧系列》,在工作生活之余埋头来看影响中国人日常生活的那些存在了半个世纪但至今依然在摧害中国人心灵的恶制。恶政存在的基础就是恶制恶法,中国半个世纪以来的社会发展已取得最巨大的进步,经济成果已初步解决中国人的物质生存问题,但社会治理与政治伦理依然为社会特权阶层服务,并没有成为普罗大众意志的契约体现,相反整个社会架构是以压制最多数人的意志与利益为基础存在,这样的社会结构是危险的,短期的,要想长期安全存在,执政者只能依靠给民众施加暴力、恐惧、失去自由的威慑,从而延长制度的生命。。。。。

一 志刚死, 民意抗争换人身暂自由

[caption id="attachment_305551" align="alignright" width="450" caption=" 志刚死后 ,更多的他的同胞才免于瞬间失去自由的恐惧"]废劳教:李总理开出支票一年期[/caption]

孙志刚(1976年-),湖北黄冈人,2001年毕业于武汉科技学院艺术系艺术设计专业,晚上他出门上网,也没有带身份证。在当晚11点左右,他在路上被查暂住证的警察送往黄村街派出所。3月20日,孙志刚被发现在一家收治收容人员的医院死亡。孙志刚之死在民间与网络上掀起了巨大的质疑与批判浪潮,经过新闻媒体的不懈调查,终于揭开了官方一直隐瞒的孙志刚被毒打致死的真相,广州地方政府迫于全国舆论压力,拘捕了乔燕琴等十多名涉案人士,并于同年6月9日一审判决主犯乔燕琴死刑及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第二主犯李海樱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其余十名罪犯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至无期徒刑。另有六名有关官员因而被控渎职罪,判监一至三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国务院令,公布《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该办法的公布标志着《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废止。这一存在了三十的的恶制(不是法律)最终经过全民性的批判在温胡开年新局被终止,是中国公民在志刚之死这一事件上取得的一次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抗争标签。通过这一事件我们可以对中国社会运行的轨道与推动力量进行反思与梳理:

军事管理思维威胁公民人身安全与自由。计划经济运行轨道之上,政府与公民之间是纯粹的管理与被管理互动角色,因为所有物质资源全由政府占有和调度配给,为了保证政府在物质调配上的高度自主性安全性有序性,政府对受配对象------公民的一切行为作出管制要求,正是在这样的的社会管理与机制下,收容遣送和劳动教养制度不经过立法程序而直接由行政权力推出,通过军事管理机制划定所有公民生存与活动的轨线,任何超出政府界定的活动范围都被视为对政府管理的极大挑战,为了恐吓其他社会成员,行政权力会给逾越者最严厉的打击与矫正,通过对单个个体的自由恐吓甚至生命威胁,起到规范政府管理威严与秩序,孙志刚如果没有抗争,他会像重庆的任建宇一样被劳教但能保全性命,悲剧就在于21世纪的中国公民已经有了自由意识,但社会管理思维与机制依然是暴力专政方式,碰撞的结果就是生命的消失!

自由火种根植于抗争土壤。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被施舍的自由,也不存在给予后的尊严,当全体公民都是跪着的时候,自由与尊严便是坐在公民头上统治者手中的珍珠,散发着光芒却无法拿到,每一次争取都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志刚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推动了全体中国人免于被收容的威胁解除,之所以志刚之死能引起巨大民意浪潮,就因为每一个人都是志刚,每一个人都是被专政者收容的对象,志刚的死只是开始,下一个就是你、我、他,因此才会有了民意怒吼和抗争,当全体公民试着由跪着想站起来时,专政者有些恐慌,才把一串珍珠中的一颗施舍给了最先站起来的那个人,换来的就是其他人继续跪着继续等待下一颗珍珠的落下!

二 废劳教 , 李总理开出支票一年期


废劳教:李总理开出支票一年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国务院令,公布《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标志着《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废止。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最直接的就是公民开始免于人身失去自由的恐惧,最深远的就是公民看到最先抗争奋力站起来的人的手中的珍珠是永久的,因而才是可贵的,这才有了之后在一系列重大公共安全问题上的厦门散步、石首暴动、邓玉娇怒潮等等有标签意义的公民行动与成果,在今天公民的抗争更加的理智更加的自觉更加的深入,因为威胁我们的恶制依然没有清除更在发酵。

劳教威胁千万人自由。,国务院公布《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至今已56年,近半个世纪来多少中国公民以被劳教失去过自由?晏乐斌,公安部劳动改造罪犯管理局并参与1955年起草的《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他从上世纪50-80年代从事劳教领导工作,他认为:“1957年的整风、反右运动和1958年反右补课,全国城乡定了300多万右派,其中相当多数送劳动教养场所。自1957年8月至1980年代初的二十五、六年里,劳动教养的人,达几百万人。大跃进时期,很多公社、大队私设劳教队,劳教那些“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的人。1958年,公安部办公厅对县以下的公社私设非法劳教队,据14省的不完全统计,共强制收容300多万人”。1983年8月至1987年,全国开展的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三次严打战役,收容劳动教养,不少于100万人。 1988年至2012年的24年中,全国共有多少人被劳教,至今没有一个政府部门将此信息公开过。据各方的研究数字表明,中共建政至今全国有近千万人次被劳教过。距离我们最近被公众所熟知的就重庆任建宇因言获罪和湖南唐慧案。

废劳教的困难在部门利益阻拦。上午,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孟建柱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宣布,中央已研究,报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停止使用劳教制度。至今已三个月过去,想想当初全国人大通过《实名上网规定》是如何的快捷就能明白今天要废除劳教制度面临着怎样的困难!困难在那里?

一是地方政府的阻拦。地方政府运用劳教制度来威胁和恐吓任何一个威及地方政府利益的个体与组织,任建宇就是例子,在涉及任何关系到地方政府利益,如拆迁、征地、办案、建设等存在巨大灰色利益输送的通道领域中,对威胁到政府官员的人进行劳教是最有效的处理方法,因为可以以合法的制度让反对者失去人身自由并以失去生命业威胁,换取的就是地方政府的利益继续进行勾兑。

二是劳教部门本身和劳教从业人员的利益对抗。劳教部门本身和相关从业人员就是一个巨大的利益实体,他们以威胁公民人身自由和执行这一制度为生存条件,废除劳教制度动的第一块奶酪就是这个部门。就像中国要取消全国二级以上公路收费站最终夭折,安置这些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成为最大的难关,最后依然在强掠着民众的财富。

李总理支票一年能兑现?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明言有关中国劳教制度的改革方案,有关部门正在抓紧研究制定,年内有望出台。这一公开承诺的支票有效期是一年,这个问题是党管媒体中国日报记者提出来的,因此可视为已经预设好的问答,通过这个信号我们可以解读出一年之内,中国将废除劳教恶制,这一年之内正好是恶制被取消的过渡缓冲期,利益转换期,人员安置期。

等明年3月李克强总理回答提问时,这个恶制就真的会被废除了吗?-----------完

每篇闲话:中国疫情之实情无法得知,但前期大量家禽死亡就显离奇,现在可知是禽流感早已突袭长三角,那幺多的死猪和死鸡等集中死亡就已不正常,现在人与人之间感染没有相互性,意味着传染方式与源头都无法得知,这才是最可怕的!前期两会与习近平夫妇出访已掩盖了事实,这几天说要开博鳌论坛,这个会议估计得让疫情走向疯狂,强烈关注中!
下一篇预告:《论城管:暴力挥向最底层》:
盖戈明言要进行中处谋局之民众启蒙培育力量,说到做到,从现在开始,盖戈主动转变文风,从三万英尺的政治云层回到地面,开始关注影响你我他的恶制与恶法。其实两会一过,中共也不会产生更大的新闻,下一个真正需要关注的就是三中全会时李克强的城镇化正式出台,正式成为国家意志力。在此之前所有一切都不具有大的节点意义。所以我也呼吁多维上的各种政治力量,更多的来推动中国社会细节的转型,以细节来驱散乌云。
盖戈推出小专题《制度之恶:免于恐惧系列》,分三部分组成,第一个就是将李克强的军,《废劳教:总理开出支票一年期》,提醒他第一个承诺别成空诺,呼吁大陆让人民别生活在恐惧之中!第二篇《论城管:暴力挥向最底层》,城管是中共恶政最集中最无耻的代表,无有国家法制序列却承担最肮脏的使命与行为,是中共地方政府最黑的手套!第三篇《嫖宿幼女罪:中共禽兽保护法》。中共一天不废除这个恶法,中共就撕不去人类最恶体制的皮衣!
敬请关注 ,欢迎论争
相关文章:
《中共中国明天只有相同一条路》
盖戈作品集,欢迎交流,请点击:
《北京评论

相关推荐